那不勒斯情人

[银桂]题目什么的想想还是不起了吧

原题目:这样唠唠叨叨的像楼下爱八卦的大妈一点都不可爱啊

※坂田银时×桂小太郎


※by久夷

  天气热的蝉收起了翅膀偷偷躲在阴凉的树干上,树叶倦地蜷曲起来徒劳的企图挽留住不断散失的水分。


  平常门庭若市的歌舞伎町街上人也少得可怜,这种天气谁还去喝酒啊,就连怀里的小姐身上想必也是黏黏糊糊的吧,像化掉的粘稠稠的牛奶硬糖,只是想一想就想要一把推开。

 

 

  坂田银时一把推开浴室的门,带着沐浴过的一丝凉意,光着脚迈出浴室,未擦干净的水滴顺着线条优美的小腿滑落下来,沾湿了桂刚擦好的地板。

 

  银时不慌不忙的紧了紧快要滑下来的浴巾。

 

  他走到桂身边坐下,拿出嘴里叼着的草莓味棒冰,用毛巾随意擦拭着头发,清凉的水滴被他的动作甩到了一旁的桂先生脸上,桂嗅着空气里若有若无的草莓味皱了皱眉。

 

“你能不能系好浴巾再出来?新吧唧和神乐在家的时候你也这样吗?”

 

  银时伸手握住一撮桂的头发,微微张开手指发丝就顺着指尖泻出,顺顺柔柔的像楼下老爷爷卖的棉花糖,心说吃掉的话一定会甜到舌根吧。

 

  桂扭头瞪他。

 

“你能不能擦干净再出来,这可是我刚擦好的地板。”

 

  银时看着电视里某记者小姐打着太阳伞,带着大大的墨镜心说啊这个女人捂成这样真的不热吗果然女人都是可怕的生物。

 

  桂很不爽。

 

  稍微用力握住银时的手臂,强迫那双猩红的眼睛与自己对视,“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

 

  银时敷衍的点了点头。直起了身子嗯了一声。

 

  果然如桂想的那样,下一秒银时挣脱桂的束缚,换了个姿势,俯身把桂禁锢在怀里,握住他纤细的手腕,低头吻住还在喋喋不休的桂先生的唇,舌尖弥漫着甜腻的草莓味,桂认命地闭上眼睛。

 

  还是伸手摸索着关掉了嘈杂的电视。

 

  这家伙还是安静的时候更可爱一点啊,银时心说。

  这家伙还是一样不听话啊,桂心说。

 

——END

 

[[[

作者的废话:


嗯很短的一篇:3今天是我喜欢上银桂的第二天但是我开始手痒大概就是想表达一下银桑与假发的甜腻的日常

题目什么的乱起不要在意x不太会用LOF

情人节快乐w

评论(11)
热度(13)

您的杏/山东高三2016级/文科/目标南方985/(・ิϖ・ิ)っ爱您

© 那不勒斯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