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勒斯情人

[黑研]文艺三十题D1+17

《幸甚至哉》
*cp-黑研 文-那不勒斯情人

*黑尾,研磨,夜久,列夫同年级设定

*文风清奇,注意避雷

*黑研产出活动之非常牵强的前后桌+双向单恋D1+D17

*为什么文艺三十题不文艺???

*每天例行口号:黑研大法好!黑研大法好!黑研大法好!


00
黑尾铁朗趴在桌子上,脸颊贴在桌面时间久了桌面被呼出的水汽氤氲的迷糊不清慢慢潮湿起来,他望着窗外三米高的梧桐树投下的阴影跳动雀跃,突然又会回想起那天。

他考上了市立重点高中音驹高校,报道第一天拎背着书包拽着行李箱内心欢呼雀跃又一次决心好好学习,待下了出租车,突然发觉自己初来这座城市根本不认识路,他想,此时他的背影一定孤独的与这座繁华的城市格格不入,想完呸了自己一口,这个时候应该随随便便抓住一个人问问路吧,否则要迟到了。虽然他一向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多年以后,他会想,幸好当时自己站在那里多想了一些废话,要不然他不会遇见那个人――孤爪研磨

据黑尾回忆,当时他在街边随随便便拉住了一个少年,少年有白白净净的脸庞还有一头柔顺的黑发,还有竖立的像猫咪一样的眼瞳。

黑尾觉得很好看,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直到少年轻轻瞟了他一眼,清清冷冷的声音飘入他的耳朵“有事儿?”他才想起重点是问路。

于是少年安静的陪他坐在路边听他讲述了从拿音驹的录取通知书到来到这个城市的全部过程,少年才慢悠悠说
“我也是新生,我也迷路了。”

虽然黑尾最后还是从路边卖瓜的络腮胡大叔那里知道路,但是他觉得,这个少年很好看,这个少年耐心地听他讲,他对他很有好感,他希望有一天能够再见到他,还给他讲故事。

以上都是他扯的理由,想见一个人,需要什么理由呢?他把这叫做青春期荷尔蒙的奇怪烦躁,毫无理论根据的。

他不认为这叫一见钟情,可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少年认真的含着笑意眉眼经常会溜进他的思绪中,在心中那个所谓一见钟情的概念慢慢模糊起来,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他悠悠叹了口气。

可是遗憾的是他忘记了问他名字和班级,两年时间,他确实一次也没有再见过那个少年,黑尾掐了下自己大腿,第三百二十遍后悔。

01
黑尾常常向他的高一至高二两年的同位夜久卫辅感叹,为什么世界明明不是很大,遇见一个人这么容易也这么难?

为什么,两年了,这么大点的学校,却一次也没再见过?

他见过很多个黑发的少年,也见过猫眼的少年,就是没见过黑发猫眼的那个少年。
他甚至无数次在路上认错人,拍着陌生人的肩膀惊呼是你啊!然后急急忙忙鞠躬道歉抱歉认错人了。

夜久面无表情的说:“因为没缘分,有缘的话你在东门看大门,他在西面食堂做饭,老天也会让他在你去西面食堂打饭遇见他。”

黑尾把脑袋别过去不看他。

这个比他小两个头的毒舌是他连续两年的同学,而且一年比一年对他更加毒舌,大概这也就是夜久所说的缘分了吧。

他张开手指 ,阳光从指缝偷偷泻进来钻进他的瞳孔,大量光线进入眼睛带来的刺痛感使他微微眯起眼睛。

为什么老天不给我们一点缘分呢?连一点点都不肯施舍?

当晚回家黑尾转了条锦鲤。

02

那天,黑尾拐过了爬满爬山虎的红砖垒起来的有时间痕迹的墙,眯着眼睛安静地看了会儿路边枝头上窃窃私语的麻雀,好不容易来到了音驹高校,路过的汽车高速行驶带起来一阵尘土还有穿着夏季短裙校服的学姐们,都很可爱啊,他想。

啊,那个少年,现在也应该到了吧?哎呀,忘记问少年的名字和班级了。随即他又松了口气,反正一个学校的嘛,早晚会再次遇见。

他低头看了眼手表,指针直直的指向七点三十整,还好没有错过四十的开学典礼。

他那时是这样想的

没想到这早晚早晚就晚到了他高中的最后一年。

03
高三新学年开学第一天,他帮小学弟把桌子从三楼搬到一楼,顺便热心的帮忙擦了擦桌子,拍着胸脯说小兄弟以后有事儿找我帮忙我这人 一向热心。小学弟红着脸低着头说了句谢谢。

他好心情地哼着小曲儿斜挎着包 ,声音却在进入教室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少年安静地立在窗边,校服挽起半截袖子露出白皙纤细的手臂,他盯着窗外那棵黑尾盯着看了两年的梧桐树出神。

黑尾忍不住咳了一下。

少年回过神看着他,对黑尾来说一瞬间的惊慌大于惊喜,是那个少年。

他变了,黑色的直发被染成了普通的金色,还有因许久未补染而长出的黑色发根。只有他的眼睛仿佛和黑尾两年前记忆中的眼睛重叠在了一起。

怪不得两年了,才找到你。不过,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04
少年找了处空桌子坐下,黑尾赶紧拽了书包快步占住了少年后面的位置。

黑尾思索着怎样开这个口

“同学,你认识我吗?”黑尾想了想觉得这样问很可能会吓到少年。
“同学,虽然最后你没告诉我路,但是谢谢你听我讲故事。”不不不,这和初衷完全相反。

一番挣扎后,黑尾轻轻戳了戳前面少年的后背,少年微微侧头。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还是选择了最安全的问题。

05
“孤爪研磨。”
等了兩年才等到的答案,黑尾听了竟有点心酸。他压抑著若有若無无的心酸,“那你认不认得我?”

那个挂念了兩年的問題終于要被說出口,最期待也最害怕的答案馬上要大公天下,黑尾又有點点小忐忑,忐忑之余分了点心观察孤爪的表情。

孤爪若有所思地看著他,摇了摇头,“完全不記得。”
黑尾愣了愣,“兩年前,我问你去音駒的路,然后坐在路边你听我讲了二十分钟的故事,你不记得了嗎,我找了你兩年。”
孤爪沉默着,良久,“有这种事儿?”

雖說是在意料之內的事兒但是親耳聽到他說出來,也是會失落和難過的啊,原來只是自己一個人單方面執著嗎?
黑尾托著腮,盯著孤爪後背出神。

06

此后,每节课下课,黑尾都会戳戳孤爪后背,
单手托着腮看着孤爪微微侧过头,“我说,你真的不记得了啊?”

孤爪颇无奈的看着他:“嗯,要是想起来了,我能让你天天这么烦我吗?”

喜欢看他微微侧头看着他的样子,侧颜美好的让他好多次都想伸出手去触碰,但结果总是尴尬的停留在空中,这时候孤爪总会不自在的咳一声,脸上浮现一丝红晕,黑尾顺势假装从他头上摘下根本不存在东西,“你头上有朵花瓣。”

孤爪点点头目光躲躲闪闪最后落在了教室最后的空桌子上。

黑尾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选择了孤爪后位而不是同位呢?

啧。
他咂咂舌。

07
“不就是他忘了你了吗,有什么好难过的。”夜久坐在路边听他讲了二十分钟后无奈地回答。

黑尾表示,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这种没谈过恋爱的人不会懂。

夜久朝他翻了个白眼,说的好像你谈过一样,这好办,让他爱上你不就行了。

黑尾抱着手臂环着胸,没说话,夜久拍拍他的肩膀,决定帮帮他。

执着了两年却在最后放弃的话,太可惜了。

“好不容易才等到了缘分,不要早早放弃啊。”

08
体育课,跑道上三三两两的路过几个学生他们脱下校服系在腰上,后背被汗水打湿了大部分。
夜久叫住正在挽袖子的孤爪,冲他弯起眼睛笑“去那边坐坐吧,我有事儿和你说。”

阳光透过梧桐树叶间的缝隙在操场上散落开。
夜久递给孤爪一瓶矿泉水,用眼睛示意他看不远处正在拦网的黑尾,还有黑尾周围学妹们的轻声的尖叫。

“说实话,你觉得黑尾怎么样?”
孤爪接过水的动作顿了一下,目光有些躲闪
“嗯…人很有耐心挺好的。”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吧?”夜久盯着他的眼睛,“那你知不知道他喜欢你?”

“他从两年前就喜欢你,找了你两年,可你一直没出现,直到他高中最后一年,他以为是老天捉弄够他要让你们修成正果了,可你却不记得了。”

夜久手揣着校服裤子兜,转过身冲他笑了笑,“他人耐心帅气有光环热心善良有担当,虽然我这么说自己都心虚,但是他哪里不好了?”

良久,孤爪抬起头来,只是淡淡说了声谢谢你。

09

白昼的最后一抹余晖从楼顶天台消失,深沉的阴影覆盖住每条大街小巷,夜风鼓进黑尾的衣袖。

孤爪约他放学后到天台上。

他缓慢的登上台阶看着早在那里等候的孤爪,孤爪依旧是背对着他,像是他们第二次相见。

孤爪转过身,看着他,目光有些躲闪。
他说黑尾我要和你分享一个秘密你要不要听。

其实我记得你

你在街边给我讲了二十分钟的故事,从你拿到毕业证书到你找不到学校的路。

你对自己有信心点儿,你发型那么特殊谁会忘记你啊。

我说我不记得你了,是因为我想,如果我说记得你,我们之间是不是就没有话题了。

你那么受欢迎,而我多不起眼啊。你能喜欢我那是我不敢想的。

孤爪吸了吸鼻子

我多幸运啊

“我也喜欢你。”

10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的久了。 〔¹〕

黑尾双手轻轻托起他的脸,他的眼睛里繁星光辉颤摇。









――――――――ooc的番外分割线――――

番外:

黑尾寝室的众人为了黑尾连夜开了个会议。

论怎样让一个人爱上你的速成方法。

山本首先发言:“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怕丢脸,你想想,一个人为了你,做了很多丢脸的事儿,你感不感动?感不感动?”

列夫小声地说:“什么叫不怕丢脸?”

山本抓了把薯片,连眼皮都不抬,“就是不要脸。”

后来黑尾采取了看起来蛮不靠谱的列夫的建议。
列夫说:“找几个力大无穷虎背熊腰的男人往他跟前一站,等到他害怕的时候,黑尾同学你站出来,那几个坏人立刻就被吓跑了,你正义而且英雄的形象一定瞬间树立起来。”

他说这样不好吧?他挠挠头,这不是计谋吗?
列夫正色道:“你没谈过恋爱你懂什么,有句话叫‘风月中的计谋不算计谋,情趣罢了。’”

一下午的时间列夫就帮他找好了“反派”。
一个高大威猛的俄罗斯老乡,列夫拍着胸脯向黑尾保证,他的摔跤是一流的,一级棒的。

黑尾朝他呲牙咧嘴,没让你来真的啊,万一伤着孤爪同学怎么办啊!

列夫表示他可以放心了,因为这个俄罗斯老乡也是在日本长大的,性格十分温厚。

黑尾紧张的躲在楼梯拐角,二十分钟前,山本打探到了孤爪中午放学后会去图书馆,而这条幽深静谧的小走廊是教室通往图书馆的必经之路。
哒哒,孤爪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推了老乡一把,老乡立刻理会他的意思冲了出去。

还没听到暗号,就听到咚一声,这是人类摔倒的声音。

黑尾心里一紧,该不会是老乡真动手了吧?!他紧张的探头

可画面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的此时应该在教室里的夜久居高临下的站在老乡面前,气势逼人:“想要欺负研磨?算什么本事。”

孤爪好像刚发现老乡的存在,十分惊讶,他拍了拍夜久的肩:“谢谢了。”

黑尾捂着胸口感觉要爆炸了,才想起竟然忘记告诉夜久他的计划了,和孤爪关系不错而且武功高强的夜久不可能不会管孤爪的闲事,妈的,忘了这个。

于是夜久高大且英雄的形象很好的在孤爪心中被树立起来了。

据说此后黑尾在宿舍里躺了两天。

列夫有点于心不忍,颇好心的从校门旁白广告店打印了一副横幅挂在黑尾对面床上铺的扶手上,红底黑字

只要黑尾在,音驹充满爱 。

列夫临出门前还担心的看了看他,轻轻的带上了门,门锁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黑尾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看着横幅,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饿。

据说这是夜久后来主动替黑尾说好话的原因。

―――――――――

〔¹〕出自《泰戈尔诗选》
―――――――――
废话:

终于写完了呜呜呜xx前后桌这个题目虐了我三个月 好多个脑洞都被否绝了!感谢听我发牢骚的各位!!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啊啊啊还有十天高考我却在产粮我好方。

评论(1)
热度(19)

您的杏/山东高三2016级/文科/目标南方985/(・ิϖ・ิ)っ爱您

© 那不勒斯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