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勒斯情人

【黑研】新年互相交换的礼物和苹果派之间莫名其妙的联系是什么呢?

《新年互相交换的礼物和苹果派之间莫名其妙的联系是什么呢?》

估计题目太长显示不出来x

——————————————————————————————

叮——

手机信息提示音突然响起来,正玩着新买的游戏碟的孤爪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不知不觉就玩了一天了,窗外夕阳碎碎地斜射进了房间,映在落满灰尘的某本哲学书上,冬天的夕阳真的是很美好的啊,温暖又和煦。

孤爪翻身下床一边眯着酸痛的眼睛一边摸索着够到了书架上正在充电的手机,手机显示电量已经98%,孤爪估摸着足够一晚上使用,拔掉了充电器。

是阿黑的短信

[忙吗?]

手指一整天按着psp上单一的两个键而有些僵硬,不过他很快适应了手机的按键,单调而直白的回复

[不,出来走走?]

屏幕上刚出现一行成功发送的小字,新的短信提示音立马响起来

[5:30老地方,我有东西要给你XD]

嘁,明明就是事先就准备好的回复信息,对黑尾觉得自己一定会出去陪他的态度小小反驳了一下,以旁人无法注意到的弧度撅了撅嘴,然后孤爪开始环视自己所在的屋子,认命似的叹了口气,踮起脚从书柜上排列整齐的书中抽出了一张浅色的贺卡然后快速的撩起较长头发扎了一个短短的辫子,有几缕掉落到了耳边。

刚好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黑尾短信里说的老地方离孤爪家并不远,慢步走也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包括孤爪停下步伐与趴在围墙上的黑色野猫对视的时间,直到野猫蹦蹦跳跳的离开围墙跳进街边人家的院子里那棵不老也不年轻的槐树的枝中时,孤爪才想起来低头看一看手表。

手表分针针指在5与6之间,秒针还在滴答滴答地走着,嗯..还是阿黑重要一点..他一定已经在那里等了。孤爪一边加快了步伐一边小声嘀咕着。

 

不出意料,像往常一样,黑尾果然倚在约定好的老地方的拐角处那座路灯上,双手插兜悠闲的像是等待已久了,看见快步走来而气喘吁吁的孤爪,黑尾站直了身体挥了挥手。

 

“又一天没有运动了对吗,这么几步就累的够呛了。”

 

“等很久了吗”孤爪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呼出浅浅的白气,却不忘抬头看向他。

 

“并没有啦,我也是刚到。”

 

“那你为什么要一副等很久了的表情啊,还有姿势。”

 

“什么啊,见研磨当然要用最帅气的姿势啊。”黑尾笑着摸了摸孤爪的小辫子,路灯适时地亮了起来,映在他眼角的是少见的柔和。

“你约我出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看你的姿势吧,阿黑无聊。”孤爪扭过头,使刚扎好的辫子脱离黑尾不老实的手,看着他们俩的影子被路灯光勾勒在墙上的轮廓渐渐清晰起来。
 

“才不是,”黑尾顿了顿,“新年快到了哦。”

 

“你想说什么。”

 

“研磨有给我准备新年礼物吗?”话尾语气上扬,透着隐隐约约的期待

 

“没有。”听到的却是斩钉截铁的回答

 

黑尾装作一脸失望,“我可是有给你准备的啊,没有我的礼物真是太伤心了。”

 

说完从身后变魔术似的掏出了一副手套塞到他手里,一副烟灰色的貂绒线织成的连指手套,上面还不忘附了一张小贺卡,幼稚地画着两只互相依偎的猫咪

 “即使你没给我新年礼物,我也依旧是你心里最重要的对吧?”

 

貂绒真的很保暖,仅仅握了几秒钟掌心就有暖流慢慢延伸。

孤爪赌气似的抬头望了会儿深邃黑的像泼墨一样的夜空,一时之间两人全部陷入沉默,却抓不住一丝尴尬的气氛。

 

孤爪叹了口气,无奈地看向黑尾和他永远睡不服帖的乱糟糟的头发慢悠悠地开口

“阿黑笨蛋,”他又垂下眼睛,“你竟然轻易地相信我没给你准备礼物。”新年礼物是新年最重要的东西,怎么会不给最重要的人。

 

像是小时候不承认与小伙伴们玩游戏输掉了的别扭神情,孤爪慢吞吞地从背包里取出一幅装裱好的富士山水彩画,像是依旧带有水彩颜料的淡淡香味,“本来想在今年最后的一分钟给你,不过,交换礼物什么的,也可以啊。”

意料之外听见了头顶隐忍了很久所发出的憋笑声,孤爪愤愤的抬头碰上黑尾的手揉乱了他额前的碎发,因气愤而鼓起的腮帮子像极了某种傲娇的宠物。

“无聊!”意识到了自己被耍了的孤爪愤愤的拍掉了黑尾的手,下定决心要离开似得大踏步向前走,却被黑尾一把抓住手腕。

“带你去吃苹果派~研磨原谅我嘛”黑尾带着调笑意味的恶意撒娇让孤爪浑身不自觉的一抖,随即孤爪又像小时候想到了整人的鬼点子一样露出了带有点点狡黠的笑容

 

“那就去第七街那家。”

 

“喂喂,稍微体谅一下你的幼驯染啊!那可是最贵的一家。”

 

“好,就这么说定了。”

 

孤爪小心翼翼地抱着怀里那个人送的新年礼物大踏步向前走,不顾身后那个人带有点点甜蜜的抱怨。

 

新年就这样过也不算坏。

-Fin-

评论
热度(23)

您的杏/山东高三2016级/文科/目标南方985/(・ิϖ・ิ)っ爱您

© 那不勒斯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